字節跳動涉足搜索業務,但大力未必出奇跡智庫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19-12-26 10:15:30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GMTC字節跳動「搞事情」,涉足搜索業務。它真正看重的,是搜索業務背后的商業蛋糕,以及通過搜索向資本市場講出新的故事,但是大力未必出奇跡。 圖片來自“東方IC”

對于字節跳動這種超級獨角獸來說,增長,早已不是一種主觀選擇,而是生存下去的必須,故事想要繼續講下去就必須拓寬邊界。這次它選擇涉足搜索業務,值得注意的是,進入新領域的同時,隱憂同樣存在。

本文來自周天財經,經作者授權后轉載,以下是智庫為您帶來的內容分享:


在官方確認將推出智能手機后,字節跳動繼續「搞事情」。這一次是已經籌備兩年的搜索引擎。

7月31日,公眾號「字節跳動招聘」發布招聘啟事,搜索團隊浮出水面,并披露其目標是「打造一個用戶體驗更加理想的通用搜索引擎」。字節跳動方面向多家媒體表示,目前搜索產品已經在今日頭條App上線,可以直接進行體驗。

周天財經在搜索了一些關鍵詞后發現,已經有許多時事新聞相關的返回結果將來自搜狐、騰訊等站外內容放在首位??雌饋?,字節跳動的內容帝國仍在有序擴張。但種種跡象表明,涉足搜索或許沒有看起來那樣美好。

做搜索,難!但必須做

靠著先后打造以今日頭條和抖音為代表的成功產品,字節跳動成為近幾年中國互聯網崛起速度最快的新興力量。

雖然旗下產品種類繁多,但從業務角度來看,字節跳動仍然是一家為用戶提供信息與內容服務的公司。從用戶視角來看,字節跳動布局搜索的邏輯是,通過打造一款搜索引擎,將散落在各款自家App的內容進行索引串聯,旨在更加全方位地滿足用戶獲取信息的需求。

但字節跳動真正看重的,是搜索業務背后的商業蛋糕,以及通過搜索向資本市場講出新的故事。支撐字節跳動擴張的用戶土壤并不樂觀。不久前,QuestMobile《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半年大報告》,數據顯示,截至2019Q2,全網用戶凈降200萬,拐點已至。同時,用戶時長增速也從Q1的11.8%滑落至6%,已經見頂。

但對于字節跳動這種超級獨角獸來說,增長,早已不是一種主觀選擇,而是生存下去的必須——用飽和的營銷投放、買量、預裝來拉動用戶增長,依靠算法推薦提高黏性與留存,最后再用增長數據去資本市場融到彈藥,這是過去數年字節跳動的增長回路,但現在隨著流量見頂,故事想要繼續講下去就必須拓寬邊界。

毫無疑問,搜索是講故事的好賽道。百度、谷歌,都是以搜索業務起家并作為核心商業模式發展至今。但是對于字節跳動來說,搜索不是一條容易做的賽道,原因在于以下幾點。

首先是相當高的技術難度。搜索本身的原理并不十分復雜,但其關鍵在于「優化」,如何權衡搜索精度、搜索性能、結果返回時間,乃至商業化體驗等方方面面,而1%的綜合性能提升,就需要付出極高的人力物力成本。當年谷歌為了應對微軟必應,集公司上下之力才研發出Google Instant以及Image Search等創新功能,看起來極為簡潔的搜索框背后,是極高的技術難度。

這也是為什么到目前為止,全球只有五個國家擁有獨立的搜索引擎技術,因為先發優勢足以支持其不斷投入,形成頭部效應,而后發者沒必要重復造輪子。字節跳動在內容推薦算法方面有多年積累,但是搜索與信息流并非能夠簡單遷移復用的技術種類,此次搜索部門大舉招兵買馬,便是一例。

第二點是,搜索市場并非高速增長的新賽道,無論是從整體規模,還是市場份額劃分來看,都已經趨于穩定。字節跳動想要切入全網搜索,也就意味著將會與百度展開正面對抗,而后者,一直是中文搜索領域的頭號玩家。

今年4月,頭條在搜索返回結果中出現了百度預留的防盜水印,被百度狀告侵權索賠9000萬元,可以預見,之后雙方的業務摩擦還會更加激烈。在存量市場和現有玩家「搶食肉搏」,對字節跳動的整體規劃能力有相當高的要求。

我要推薦
轉發到
网上打游戏赚钱的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