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忘|聽花拆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18-01-16 20:21:33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點擊題目下方“香落塵外”關注我們,與你不見不散。

本文已授權本平臺發布


聽花拆









主播:清淺
作者:若忘

編輯:飄渺



一窗涼月,一季時光。

昨夜的風,已有涼意。老友說,最喜“夜涼如水”四字。的確,沒有比皮膚的觸感來得更直接。秋已來,而花未凋,未嘗不是一件欣慰的事情。

安靜的夜,和植物花草在一起,看它們鼓起的花苞,看它們從容的盛開,心底里總涌著莫名的感動。這些美好,像憑空賜予的禮物,那么美,那么好,是如此深情又無言的呈現。這世上,最美的部分,最美的時候,所有的語言都會退場,只能心會,只能感受,比如花拆的聲音。

第一次見“花拆”是在唐詩人沈千運的詩里,他言“今日春氣暖,東風杏花拆”。有些詞語,沒來由地,一見鐘情?!皷|風杏花拆”,風與花,都那樣的暢快與肆意,像一個孩子,拆了一地的禮物,每一個都喜愛的不得了,眉眼里全是笑?;蛘?,東風都是悄悄地,拆開了花,一朵一朵,小心翼翼,如叫醒沉睡的花仙般,醒得早的,不慌不忙抖抖裙裾,醒來晚的,揉著惺忪的睡眼,一臉不情愿。

記得讀書時,在一個春夜里,也聽過見過花拆的,在教學樓旁的一株紫玉蘭樹下。那是早春,空氣里還帶著寒氣,還沒有一種花到來,一個安靜的夜里,我一個人捧著書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路過玉蘭樹旁時,正想抬頭嗅一嗅那些鼓脹的花苞,剛觸到樹枝,便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那種輕微的聲音像葉子從枝上斷裂,也像寂靜的冬夜雪飄落寒塘的聲音。我看到手邊一個緊湊的花苞已半開,我為聽到這花開的聲音激動不已。此后無數次,我走過花樹旁,總會佇立良久,我想再聽聽那美妙的聲音。每次想起那聲音,心里都像藏了一個甜蜜的秘密一樣歡喜。

后來有一次,與一個朋友聊天,他說,曇花今晚要開了。聽聞我未見過此花,他說,你且去睡,等花開了,我拍給你看。次日,便發來曇花的照片,又純白又美好的花。我又一次想起“花拆”這個詞。想起一個人,那樣用心守著一株花,他一定聽到了花拆的聲音。而我,也聽到了內心里“花拆”的聲音,我知道,某個漫長的黑夜里,花兒都睡了,而幽人未眠。從此認定,這個朋友,是我不會離開的人。此后,雖不常聯系,但每次他總給我帶來花開的消息。而那些消息,像是一張張素箋,每一張都寫著“花拆”的美好。

每一朵花開,都會發出輕微的聲響,就算是無名的小花,悄悄地開在寂寞的角落,它也一定是有聲音的。鬧哄哄的心,必定聽不到花拆的聲音。我想,就算沒有聽過那樣美好的聲音,在窗邊聽聽雨,在樓臺聽聽風,與一株植物靜坐,看一彎月亮升起來,心底里也總會有如聽到花拆般的喜悅與寧靜吧。張曉風寫過,我常在花開滿前離去,花拆一停止,死亡就開始。我想,愛花的人,總是心懷慈悲的,不是不愛看花滿開,而是不忍心,所以他們常說,看半開的花,喝微醺的酒。

江淹《別賦》里說,“秋露如珠,秋月如珪,明月白露,光陰往來。與子之別,思心徘徊?!彪m是形容情人之間的別離,而我們與舊時光的告別,未嘗不是這樣的“思心徘徊”,不情不愿,終究要揮手告別,但是我們還可以有“花拆”一樣的記憶。此生,做個有情人,愛山河大地,愛草木微塵,愛秋水朗月,愛深情的人;做個有趣的人,燈下看過花,簾內看過月,雨后觀過景,醉里題過詩,便了無遺憾了吧。

無論怎樣,一定要多知道,這世界那些美妙的好。那些如“花拆”般的好,會一直在心靈深處,葳蕤生光。


作者簡介
若忘:無名的小花,悄悄地,悄悄地,開在這寂寞的人間。若你來過,勿相忘。
? ?我們的團隊

主編:湛藍
? ? ? ? ? ? ?副主編:微涼? ? ? ? ? ? ? ? ?
排版編輯:微涼 ?綠腰 ?飄渺 ?
審稿編輯: ?慕柒 ?清歡 ?童話
終審,校對:煙花
配樂:羅晚詞
稿費:湛藍
總策劃:深海
圖片來源于網絡

注:感謝關注【香落塵外】原創文學公眾平臺,歡迎投稿.
【收件箱】[email protected];
作者投稿作品必須原創首發,文責自負。

稿費事宜:平臺贊賞費用即為稿費,平臺僅抽取百分之十五維持運營,其余全歸作者所有。
聯系平臺、領取稿費請加微信號:lanerzou

香落塵外


我要推薦
轉發到

友情鏈接

网上打游戏赚钱的a